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FIDIC合同条款管理应用在东非国家的探索

2022-04-28 来源:黑龙江机械信息网

FIDIC合同条款管理应用在东非国家的探索

声明:本文为作者授权唯一网络平台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在FIDIC合同条件下,实施坦桑尼亚、乌干达及埃塞俄比亚东非3国的公路工程,文章结合国内和国际的成熟经验和技术规范,从设计、施工及监理等领域进行融入,借此探索全新的管理架构和运作模式,并取得了一些经验。

1 背景

非洲国家实施的交通工程项目普遍采用的是由国际咨询工程师联合会编写的FIDIC(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s Ingénieurs-Conseils)合同条款,其特点是公正合理、职责分明、程序严谨。所在国的报批流程及各种要求复杂的当地规章制度,对国际工程承包商的要求越来越高。如果不能掌握和熟练运用FIDIC合同条件,项目管理难以获得成功,将会成为新的技术壁垒和发展瓶颈。中国工程技术标准规范的国际化推广起步较晚,普及程度相对有限,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和影响;而欧美国家的工程行业标准体系完善并得到国际普遍认可,很多非洲国家基本上沿用前宗主国的标准体系。此外,由于语言文化及宗教信仰等方面的原因,各方对中国的标准规范和管理模式接受程度较低,需要做大量沟通工作才能获得监理和业主的理解和信任,沟通成本很高,在履行FIDIC合同中走了不少弯路。所以,在构成项目管理的环保、安质、进度及效益等诸多要素中,其核心就是合同管理。

2 工程案例

笔者自2004年进入非洲至今,先后在坦桑尼亚、乌干达及埃塞俄比亚等3个东非国家,分别从事设计、施工及监理等工作。限于篇幅,仅选取以下较有代表性的项目做回顾与探讨。

2.1 设计项目

埃塞国家公路局在阿达玛至阿瓦西高速公路项目实施过程中,严格执行FIDIC合同条款,组织线路、材料、结构、环境、地质、水文及社会等近10个本地专业工程师和国内专家团队,将中国标准规范的部分条款进行有机地融入,合理有序地开展地勘、测绘及编制各种设计报告等工作。主动同埃塞国家野生动物局协商,调整平面线型,增设动物穿越通道,最大程度地降低对阿瓦西国家公园的生态影响;经过甘蔗园的路段,减少直接穿越,采取避、绕等技术措施;在跨越阿瓦代河时,在约200m的顺河道宽度范围内,已经有4座建成的桥梁,其中3座为简支梁桥(分别为意大利、日本及本土公司承建)、1座为钢构桥(中铁承建的亚吉铁路桥),通过匠心构思另辟蹊径,设计成大跨径索塔天线吊装、预制预应力钢筋混凝土空心箱型拱桥。作为埃塞的第一座此类桥型,既有高科技含量,又富有超前意识,也展示了设计团队的专业水准和综合实力。

2.2 施工项目

目前传统的承包模式项目逐渐减少,开始向D&B、BT、EPC、BOT、EPC+BOT、PPP等模式转变,大部分采用FIDIC合同条款。由于该条款的严谨性,而索赔是合同管理中关键的环节,对项目管理的成败关系很大。索赔包括经济索赔和工期索赔两个方面,是业主与承包商之间经常发生的合同关系,性质属于经济补偿行为,并非有惩罚性质。由于施工现场条件、气候条件的变化,以及规范标准文件和施工图纸的变更、差异、延误等因素的影响,都将不可避免的出现索赔。

2.2.1 研究合同

在履行合同中,除充分理解“通用条款”外,还应特别关注“特殊条款”部分,加以重点研究,理解合同的精髓,根据条款赋予承包商的权利,充分利用索赔的方式,最大程度保护自身的合理权益。

2.2.2 制订策略

以笔者参与施工的采用FIDIC合同条款下DB模式的两个典型项目为例:一是坦桑尼亚MS(Manyouni-Singeda)公路项目,线路全长108km,合同金额4120万美元。根据坦桑尼亚规范规定:桥梁和钢筋混凝土箱涵的混凝土养护周期为7天,但是监理为了提高质量,发出指令要求养护时间增加到14天。根据对合同的理解:“承包商应对所有现场作业和施工方法的完备性、稳定性和安全性负责。除合同中规定的范围,承包商应对所有承包商的文件、临时工程和按照合同规定对每项永久设备和材料所做的设计负责;但对永久工程的设计或规范不负责任。”我方认为此监理指令的工作内容已经超出承包商的履约责任范围,可据此提出因额外增加7天养护期而带来的工期延长和养护成本的索赔;二是埃塞俄比亚AH(Alamata-Mehoni-Hewane)公路项目,线路全长114km,标的金额7027万美元。由于施工中遇到了不明地质情况、异常的天气、当地村民干扰和征地问题、中间计量支付的拖延以及缺乏油料和水泥等各种非承包商原因而耽误了大量的工期,要在合同工期完工是根本不可能的。为了延长工期和避免遭到每天0.5%的超期罚款,我方逐项仔细研究合同条款的内容,包括其隐含和延伸的意义以及业界通行的惯例做法,认为要求索赔的条件成立,可以提出索赔。

2.2.3 合规索赔

对于坦桑尼亚MS公路项目,成立由笔者负责的索赔组,按照合同约定发出了索赔通知,边按照监理指示养护、边收集所有同期记录。在所有结构物养护结束后,又向监理工程师提交了一份完整的索赔报告。经过和监理、业主多次磋商,最后成功索赔325万美元并延长工期8个月。对于埃塞俄比亚AH公路项目,经过多轮艰苦的谈判,最终达成一致:部分山区路段可以将设计指标根据实际地形降到规范以下,为项目节约成本约1685万美元,另获得21个月的时间延期。

2.2.4 索赔总结

就笔者所经历的项目而言,索赔工作的核心要素有以下几点:(1)吃透合同。不同于国内的工程合同, FIDIC条款既不是法律,也不是法规,仅是全球业界公认的惯例。它明确了业主、监理和承包商是责权分明的单元体和相互制约的独立体,是三位一体的合作伙伴。其条款严密,具有非常强的系统性和可操作性,对各方的责任与义务、清晰的处理流程、以及相应的违约代价都做了明确的规定,公正、严谨是其核心精髓,任何一方违约,将付出相应的经济成本。任何出于当局政治需要的政策变化、行政命令等,均不成为影响履约的理由,可以说是相当程度地保护了承包商的权益,这与国内传统的合同模式差异极大。(2)收集证据。在完全、精准的吃透合同条款后,找到利于我方的条款,即可制订索赔策略,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收集同期纪录。不同于国内的工程管理模式,在FIDIC合同条款下,按照具体规定,需要及时做好现场各种记录,并尽可能让监理签字确认,包括拍摄同期影像资料,均应留下工作痕迹。监理工程师的任何口头指令均应在48h内变为书面指令送达给承包商,否则口头指令无效,不具备支持索赔的佐证效力。

(3)抓住核心。

索赔工作的核心有4点:① 索赔时效和索赔程序。根据合同条款,承包商应在确定索赔的28天内,以书面形式发出索赔通知,发至监理并抄送业主,再进行编制索赔报告的工作,为支撑索赔提交相关详细资料的时效为42天,正式进入索赔程序;② 充分的合同论证和充足详细的索赔证据。在FIDIC合同条款下,只有工程师或业主代表签发的书

面指令、往来信函及相关的会议纪要方可视为有效的资料;③ 索赔报告的完整性和具体计算的合理性,包括质量的认可、数量的确定、施工条件的变化以及设计变更等,都需要监理签认的书面资料;④ 正确处理好同监理的工作关系。FIDIC合同条款中有关监理工程师的职责和权限的条款共有48条,应适当开展公关工作,理顺与监理的工作关系,在索赔中将会得到较为公正的处理,可有效避免合同争端或仲裁,有利于索赔取得成功。

2.3 监理项目

据笔者了解,在东非坦桑尼亚、乌干达和埃塞俄比亚3国,以国企为代表的中资企业承揽的交通工程项目主要集中在施工(部分项目包含设计业务)领域,从事监理咨询业务的较少。以埃塞俄比亚为例,实施大中型项目的监理咨询方大多是欧美、印度和土耳其等公司。他们在当地开展业务较早,具有语言优势,深谙FIDIC合同,当地政府各职能部门的负责人绝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比较清楚中国公司的强项与短板,相对于上述公司,我们是后来者,即便他们的报价较高,业主也倾向于接纳,致使我们在竞标中处于劣势地位。

2.3.1 投标策略

以埃塞俄比亚为例,政府希望借助本地公司参与项目的实施,能够带动本土人才的成长和本地公司管理水平的提升,同时增加本国居民就业,所以在投标时设置了本地公司享有一定优惠条件的保护性政策。对此,我们的策略有2点:一是与本地公司组成联营体参与投标,符合其国家发展战略,提高融入度与亲和力;二是在编制商务标时,分为美元和当地币两个币种报价,根据成本测算,凡是能用当地币支付的,比如合作伙伴的费用、当地雇员的工资等,作为当地币的报价基础;中方人员的工资及预期利润等,则作为美元部分的报价基础。由于埃塞外汇紧缺,支付外币的压力很大,这种报价方式也使业主乐于接受。

2.3.2 履约重点

通过乌干达KE高速公路和埃塞AA高速公路外环线工程2个项目的实施,感受最深的是:某些时候业主不顾本国的工作效率、地方政策、技术水平、许可程序及自然环境等客观实际条件,拘泥于对合同条款的教条式认知,当承包商提出索赔时,业主极力推诿回避责任。对此,我方基于对合同条款的深度解读,公开、公正、公平及透明地做出相应处理,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给予各相关方充分的表达陈述和商榷机会。经欧洲国籍的DRE(争议评审专家,Dispute Review Expert)仲裁,全部认可我方做出的决定,因此业主也理解了我们的初衷,证明我们的工作水准满足合同要求。综上所述,监理工作履约的重点是:独立工作、不受任何一方的干扰,原则性的条款必须无条件坚持,具体执行可适时进行适度调整,精准把握质量、进度及费用之间的平衡点。

2.3.3 履约质量

这两个项目均采用中国的技术标准,在实施管理过程中,将其有机地融入F I D IC合同条款之内。项目结束后,业主、承包商及国际仲裁委员会的专家均充分肯定我方的工作质量,赢得各方尊重的同时也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

3 发展建议

目前,随着中国企业在海外不断开疆拓土,既是对全球一体化发展趋势的顺应,也是对国家“走出去”战略的具体落实。在FIDIC合同条款下实施各类设计、施工及监理项目,需要既懂工程技术、工程经济和工程管理等各类专业知识,又要具备良好英语水平的复合型人才,方可胜任本职工作,使整个管理团队没有明显的短板,从而保证履约能力,继而实现企业的海外事业可持续发展目标。(本文来自中交一公局海外公司唐斌)

银耳子面膜

colorkey

小黑镜唇釉

美尚

友情链接